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美漫世界当宅男 > 第六十一章 双剑流!
    第六十一章 双剑流!

    手里拿着一柄练习用的木剑,梁月此时正专心致志的从各个方位和角度,对着眼前的人偶进行着无情的殴打。

    劈,砍,刺,点,拍,撩……

    几乎招招都对着人偶的要害而去,连绵不绝,速度极快,且准确度极高!

    每一次的打击,都能爆发出沉闷的声响。

    即使有着专业的固定底座,都无法使这人偶保持稳定,不断地被击的左摇右摆,周身颤抖,只片刻的功夫,眼前的特制人偶上就出现了一片多不胜数的斑驳痕迹。

    这份出剑的威力与凶狠的劲头儿,看得几个正站在身旁休息的三年级社员,也不禁有些暗暗咂舌,不自觉的向后退了几步。

    仿佛是深怕眼前的某人,在练习过火,头脑发热,控制不住自己之后,会对他们造成误伤。

    实际上,误伤自然是不可能的。

    此时的梁月,虽然看似正牟着一股狠劲儿,在对着人偶进行着发泄般的练习攻势。

    但这对于经历过真正的实战磨练,身体素质还全面的超过了人体极限的他来说,其实只是一种热身性质的挥洒练习而已。

    还远远达不到拼尽全力的状态~

    如此,大约十五分钟之后。

    待梁月自觉身体已经开始有些发热起来,胸口也微微开始起伏之后,这才慢慢地停下了挥砍的动作。

    进而微皱着眉头,看着手里的木剑,心里则是一阵犯嘀咕。

    “感觉还是有点不习惯,好像少了点什么东西似的。”

    “是因为铁剑换成了木剑,还是说攻击的目标变成了固定人偶的缘故?”

    “好像都不太对……”

    “问题貌似是出在了,嗯~我自己的身体平衡上?”

    “对!应该就是这个。”

    ……

    身体平衡~

    经过一阵思索之后,梁月很快就找到了他的问题所在,也随即弄明白了这其中的缘由。

    “之所以会觉得别扭,大概是因为左手没拿东西吧,毕竟之前在默示录世界的时候,我一直都是一手持盾,一手拿剑的。

    而且两只手上的分量还都不轻,现在忽然换单手剑了,还是木头的,能习惯才有鬼了!”

    想到这里,梁月下意识地看了看周围。

    只见在此时的刀术社练习室里,至少聚集了二十多个社员。

    有正对着人偶练习的,有休息喝水的,站着发呆的,玩手机的,聚在一起吹牛打屁的,稀稀落落干什么的都有,但毕竟是人多眼杂。

    自己这时候要是忽然间拿把盾出来,绝对会成为众人眼中的焦点。

    “算了,还是低调点的好,不然的话,可能会被当成神经病……”

    念及于此,梁月在不愿意浪费时间的情况下,也只能退而求其次,走到墙角的武器架旁,又拿了把木剑过来,进而玩起了双剑流~

    “啪!”“啪!”“啪!”“啪!”“啪!”……

    你还别说,运用双剑和单剑之间的感觉,以及攻击节奏虽然完全不同,但这毕竟都是剑!

    而只要梁月手中持剑,他就可以享受《基础剑法》技能效果的加持,无论是出招的准确度,还是威力方面都会有所提升。

    这貌似也算是一个不大不小的bug~

    再加上,此时梁月的身体素质已经全面的超越了普通人的极限,那四维属性后边的数字,毕竟不只是拿来给人看的。

    每一种属性的增长,也都意味着自身素质紧随而至的提升。

    其中除了最直接的气力,敏捷之外,更是包含了手感,眼力,控制,协调,反应,感应等多方面的复杂素养的因素。

    这远远要比那简陋的属性面板上所看到的数据,要来的难以捉摸。

    正在这种种的身体与精神素质的配合之下,梁月竟也很快就适应了双剑出招的模式。

    最起码在挥剑的时候,身体不会出现滞怠,甚至不平衡的情况,并且随着时间的推移,练习度的加深,他自己对于这双剑流的掌控度也在逐渐的变好。

    大约半个小时之后,梁月经过了一阵摸索和体会,也总算是初步的建立了适合自己的一套双剑流模式。

    “左手剑辅助和防御,右手剑进攻,或者反过来,左手剑进攻的时候,右手就要改成防守模式,总之,要始终保持着攻守兼备的局面。”

    “这样一来的话,倒是跟持剑带盾的感觉有些类似。”

    “不过,这种双剑流的方式,好像真的有点帅呢!就连身体上竟然会有种跃跃欲试,心潮澎湃的感觉!”

    梁月此时正隐隐有种预感,他好像在无意间,找到了更加适合于自己的近战路子。

    相比于此前的单剑挥砍,持盾防御,现在的双剑模式,似乎才更加能够发挥出自己身上的优势。

    这是一种没由来的感觉,当他手的开始握住双剑的时候,就已经在他的心底深处快速地发酵。

    就仿佛,他天生就该走这条路子一样!

    “不过,好像还是有点不太够,不光是持剑的熟练度有所欠缺,就连这剑本身也有点别扭。”

    看着自己手上的两把木剑,梁月此刻屏息凝神,不时将之地正反相握,灵活的扭转着手腕,认真感受着其中细微的差别,以此来寻找更加舒适的持剑手感。

    “梁月,过来陪我练习!”

    正在这时,社团活动室的门口方向,忽然传来了一个声音,他不用看就知道,这声音的主人正是伊丽莎白。

    而他更知道的是,对于自己这样的一个新晋转学过来的华夏小子,能被这么一位无论身材还是长相都好到爆的美女叫去当陪练这件事。

    其实,早已经在眼前的刀术社内引起了相当一群人的羡慕嫉妒恨。

    几乎在瞬间,一道道锋锐的视线便从周围聚焦了过来,在他和门口的金发美女之间不住地徘徊着。

    一股怨念,正在这群荷尔蒙分泌过剩的单身狗心里升腾而起。

    如果眼神和情绪能够杀人的话,梁月敢打赌,此时自己即便身据mc规则下的数据化身体,也绝对已经在这瞬间被折磨死了千百遍……

    可惜,梁月根本不在乎~

    于是在放下了手中的木剑之后,这厮就这样顶着一张厚厚的脸皮子,在众人的注视下,施施然的走到了对方的身边,进而将手搭在了伊丽莎白那柔韧的腰间。

    同时另一只则手悄悄地伸到了背后,对着后边的一众不满人士们,无声地比了个中指。

    “fvck!”

    “oh shat!”

    “这小子太他喵嚣张了!”

    e!”

    “我要教训他!”

    ……

    一阵不甘的狼吼顿时在刀术社内响起,彼起彼伏,其中不敢者有之,愤怒者有之,起哄者更有之。

    可惜他们现在虽然叫得欢,暂时却没有人能够带头冲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