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宿主 > 第二十一节 冻结
    第二十一节 冻结

    铺天盖地的石块从头顶越过,天浩听到身后传来无数重物坠地的声音。冰雪阻碍着速度,与其说是跑,不如说是连滚带爬。

    狩猎队长永钢站在一台弩炮旁边,用力搬起一筐事先准备好的石块装进网兜。这种犀利的战争武器威力巨大,可是再次装填很麻烦,十几个村民聚在那里忙碌,合力将放松的绞盘再次绷紧,用沉甸甸的黑色碎石填满网兜。

    天浩气喘吁吁爬上缓坡顶部的时候,正好赶上弩炮第二次发射。飞散的碎石在空中抛射,形成足以笼罩整个缓坡的攻击面。这些石头都是精心挑选,大的体积如排球,小的也与成年人拳头相当。但是它们有着共同点————边缘都经过打磨,有着锋利的棱角,表面也被钉子和铁凿挖出一个个大小不一的孔洞,非常粗糙。

    从海里爬上海滩的银色蛇形生物正在进食。鲜血对于掠食者产生了巨大的刺激效果,它张开足以将整头巨角鹿一口吞下去的血盆大口,朝着四足尽断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的那头可怜动物张嘴咬下,只是牙尖即将与猎物接触的一刹那,它仿佛被针扎了似的,将高昂的头部迅速缩回,在强壮蛇颈带动下,游动到巨角鹿的另一边。

    天浩从未见过这种怪物。他只能按照宿主记忆与自己在文明时代的动物概念,将这头体长超过一百五十米的巨大蛇形物种冠以“皇带鱼”的名字。无论两者是不是同一物种,至少在外表上相似程度很高。它体表覆盖着厚厚的骨翅与鳞片,细长身形很适合在水中游动。分泌的大量粘液覆盖了地面,使它的动作没有丝毫迟滞,非常灵活。

    巨口中的獠牙尖端向后弯曲,这应该是它没有立刻对巨角鹿下口的原因。倒齿形结构决定了猎物一旦入口就很难,甚至无法吐出。它的内颌生长着密密麻麻如鲨鱼般的锋利牙齿,足以粉碎任何一种吞咽进去的血肉生物。

    这头怪物的体重目测超过十吨。它很聪明,已经进化出专属于掠食者的初级智慧。朝着远处迅速奔跑的天浩与天狂对它来说毫无意义。它可以凭借强大的呼吸功能在短时间内上岸活动,但这个时间段注定了不会太久。对海洋生物来说,陆地是陌生且恐怖的存在,它喜欢猎食傻乎乎来到海边的猎物,却不会为了一口吃的在这里长时间停留。

    巨大鹿角迫使它改变了对猎物的下口位置。枝枝丫丫的叉状障碍吞下去很费劲,它很快转移到另一侧,带着说不出的满足和愉悦,一口咬住正在流血的肥美鹿腿。

    简单的掠食者思维不会考虑那两个已经逃远的人类。弩炮发射的黑色石块对它来说无法构成威胁。即便砸中身体,也会被坚硬的鳞片挡住,这种程度的攻击甚至无法让它感到疼痛。

    天狂从地上站起来的同时连忙转身,下意识反手抽出斜背在身后的战斧。他瞪大双眼,恐惧中夹杂着想要挑战未知事物的激动与亢奋:“它要跑了,那头怪物要跑了!”

    “它哪儿也去不了。”天浩调整了一下呼吸节奏,让激烈跳动的心脏略微变得平缓,抬手擦掉挂在睫毛上的一抹雪花,目光炯炯注视着洒落在远处与海面临接地面上的那些黑色石块。

    变异皇带鱼想要按照习惯,拖着猎物回到海里。只有在那里进食才会让它感到安全。然而转身游动,它发现身后不知道什么时候突然多了一张巨大的网,严严实实挡住了去路。

    拳头大小的网眼不能说是细密,可对于变异皇带鱼是足够用了。巨大的体量不可能从中穿过,特殊牙齿结构使含在嘴里的食物一时间无法松开,它只能拼命朝着那道网冲撞,挣扎了几分钟,发现这样做只是徒劳。

    按照天浩的计划,绳网两边各自安排了五十名强壮的男女村民。弩炮第一次发射,远远抛入海中的绳网属于隐藏环节。只要这条变异皇带鱼被鹿血刺激引诱着上岸,村民们立刻拉紧绳网,以山坡两端那些生长了数百年的黑针松为依托,在陆地与海面之间形成单凭蛮力绝不可能突破的障碍。

    连续几次抛射的石块其实没有把巨鱼当做目标。碎石洒落在它的左右,形成两块散布面积很大的区域。穿越光滑的冰层对变异皇带鱼来说毫无困难,然而这些锋利坚硬的石块则完全不同,体表分泌的粘液固然可以对自己形成保护,却总有些锐利的石头会扎破鳞片,对自己造成伤害。

    尝试了几次,变异皇带鱼放弃了选择其它方向突围。狂怒的它叼住已经死去的巨角鹿,一次又一次用巨大的身体对绳网发起冲击。

    它毕竟不是人类,也不是猴子或猩猩之类的聪明物种。拥有锋利牙齿与爪子的掠食者从不以大脑为主要进化方向。可是现在,这样的选择足以致命。

    拉紧的绳网末端栓在一颗颗需要数人才能合抱的参天巨木上。就像一颗颗钉子,与绳网结合成一片狭窄的禁锢,将贪婪的海中巨兽牢牢封锁。

    天狂握紧了手中的战斧,跃跃欲试,眼睛里闪烁着亢奋与期待:“我可以干掉它。”

    战胜猛兽是北方蛮族证明自身勇敢的最直接行为。真正的勇士家里总是以来自猛兽身上的巨大头骨和獠牙作为装饰。

    “没那个必要。”天浩抬手按下了天狂手中已经抡起的战斧。他注视着远处海滩上那头发出恐怖“呜呜”声,徒劳撞击着绳网的蛇形怪物,淡淡地说:“它撑不了多久。”

    左侧十多米外的岩石上,头领孚松的眼角一直在抽搐,他一直在喃喃自语:“这样就行了?这样就可以了?”

    老祭司拢了拢身上的皮袍,发出苍老且赞叹的声音:“如果连这样无法解决那头怪物,那我实在不知道还有什么方法可行。”

    咆哮音量渐渐变低,撞击的力度也在明显减弱。十多分钟后,变异皇带鱼的动作明显变得迟缓。它已经不再灵活,仿佛刚刚过去的这段时间将体内精力消耗一空,冥冥中有可怕的魔法在生效,抽取着旺盛的生命力,将它变得苟延残喘,老迈不堪。

    天浩的计划很简单:只要把这头吃人的海怪牢牢困住,不让它返回大海就行。

    这个时代的生物对毒质很敏感,尤其是带有剧毒的血液会让目标迅速作出判断。拉紧绳网需要时间,而且这头变异海怪很聪明,类似的法子如果第一次就被识破,以后就无法产生作用。

    越是粗砾的地面,摩擦力就越大。野兽和人一样,对于未知的,无法理解的伤害,它们总有着本能的畏惧。就像惧怕来自火焰的烧灼与烫伤,海中巨兽对锋利岩石割裂身体造成的伤痛同样会产生躲避心理。只要用弩炮抛射密集石块挡住两侧海滩,变异皇带鱼在尝试且付出血淋淋代价之后,就不会想要从这个方向突破。

    接下来,就把一切都交给时间。

    在冬天,寒冷可以解决很多问题。

    巨型怪鱼体内的血液在冻结,极低的温度无法让它感受到温暖。它在缓慢中变得僵硬,最后变成了冷硬的石头,一动不动。

    头领孚松与老祭司走到天浩身边。望着远处海滩上如同雕塑般的银色巨鱼,连孚松自己也没有察觉,问话中不由自主带上了尊敬的语气:“阿浩,那头怪物应该死了吧?”

    “再等等。”天浩用目光在海面上来回搜索:“说不定它还没有死透,海里也许还有它的同类。总之……多等一会儿。”

    冰风吹动着老祭司散乱的灰白色长发。他的声音有些沙哑,却有着毫不掩饰的赞赏:“阿浩,你这次做得非常好。我们商量过了,回去以后就给族里写文书,你会成为寨子里新的“百人首”。”

    北方大陆上活跃着很多蛮族部落。强壮的野蛮人以动物为图腾,同时也将其作为部族姓氏。有擅于捕猎的虎族,有居住在西面的狮族,鹿族的棉麻织品在各部族当中等同于货币,鹰族的弓箭手远近闻名……

    每个部族都由大大小小的村寨构成,就像文明时代的城市,共同聚合起来,形成一个个信奉不同图腾的国家。

    以天浩所在的“牛族”为例,大族长相当于国王,在族内有着至高无上的权力。其下,还有狂牛部、野牛部、雷牛部、凶牛部等多个隶属于牛族的中小型部落。

    磐石寨属于“雷牛”部。按照惯例,最基层的“十人首”可由各个村寨头领与祭司自行任免。可如果是权力更大,管控人数更多的“百人首”,就必须在兽皮上写下申报文书,送交所在部族的高级管理机构,得到承认,才能行使对应的权力。

    即便是“百人首”,也不一定能得到大族长的赏识,赐下姓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