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对着剑说 > 第十八章 羡慕与嫉妒
    第十八章 羡慕与嫉妒

    千山城城长的七女儿,竟然是之前李天照来问功绩文书的时候,那个‘好心’劝他不要浪费时间,诉说城长立场如何如何无奈的女孩。

    李天照见过她几次,她一直是负责端茶倒水等差事,怎么……竟是城长的千金?

    “嗳——你发什么呆呢?是不是我今天太好看了?”七小姐好似不知道李天照在想什么似得,笑容,语气,跟前几次见面时没有什么差别。

    “没想到城长的千金,会负责后勤工作。”李天照也不知道他是否多疑,当时他曾怀疑面前的女孩是得了城长授意劝退他的,但看她当时的表现又不像。

    此刻这般,好像真是他把她想复杂了?

    “这不怪她。”城长笑呵呵的解释说:“她上面一个姐姐,一个兄长都战死了,出生后她生母不久也为武王贡献了生命。我对她特别疼爱,她早想出去杀敌立功,我担心她的安危,把她留在身边。只是玄天武王所属,从没有吃闲饭的废物,谁也不能例外,她总要有些事情做。”

    城长说到这里,动情的凑前了些,按着李天照的肩膀,请求似的说:“我知道她早晚要出去,配婚了,就由不得还能被我困着。李天照,从今以后,她就交付给你了,替我照顾好她,你们有什么难处,尽管跟我说!自家人了,不要见外。”

    “我一定尽力!”李天照觉得不必多想,不管过去如何,既然配婚结果如此,对于他,对于七小姐,他们从今以后的关系就不一样了,还去纠结原先的那点细枝末节,也是无谓。

    吃喝交谈了好一会,城长说本想让他们两个单独聊聊,但再晚怕李天照来不及赶回百山镇。

    送李天照走的时候,城长又说:“配婚虽是大事,但我们玄天武王的人最是务实。十天后你过来,你们一起到配婚殿,跟别人一样宣誓就是了。原本该让她今天就随你回百山镇,考虑到镇子过几天就撤销了,就不让她去给你添乱了。”

    “我可以帮忙,怎么会添乱?”七小姐很不满意被这么形容,城长却只是笑笑,没理睬她这撒娇似的抗议。

    “百山镇终于要撤销了?”李天照很意外,上次还没听城长提过,突然这事就通过了?

    “是啊,也早该撤销了,这次回去,把一应文书资料,该带的都带回来,做好撤销的交接事务。”

    “我知道了。”李天照很高兴,百山镇这编制还留着,本来就是多余。

    李天照告辞就走,没几步,就听见七小姐喊他。

    他回头,问:“七小姐还有事?”

    “我问你,你妻子叫什么名字?”

    “我记住了的,山芊启。”

    “那就好!我早就记得你了,李天照!”山芊启笑着挥手,目送李天照再次告辞离开。

    眼看李天照的身影在城门外的路尽头消失了,千山城城长才问她:“爹替你选的,如何?”

    “挺好的呀,我本来看他也蛮喜欢,没想到还那么厉害,一个人去杀了大地武王的百战将,修身殿的朋友最近都在谈论他呢!”山芊启想着,又叹气说:“就是出身卑微了些,怕是跟我的朋友们都合不来。”

    “修身殿里的那些是朋友,凡事念交情互相有个照应,可你的丈夫必须有真本事,敢拼能杀,才有切实的功绩!为玄天武王效力,决定人生未来的根本是功绩。朋友的功绩会分给给你?能分你多少?丈夫的功绩却跟你共有!”千山城城长看女儿点头,却也不知道是否真的听懂了,又叮嘱她说:“配婚之后,你就要迎接新生活。最近这几天,你放松归放松,但别做些不该做的事情!关键的问题你如果不慎重,就难以得到别人的足够信任。”

    “知道了!爹——你提醒过很多次了!我一直都守着呢,这都要婚配了,我又不笨,怎么可能这时候前功尽弃?”山芊启答应罢了,又说:“看他穿的可真寒酸,我替他订几套衣裳吧。”

    “你该自己准备好战装,配婚之后,轻松玩乐的时光也就结束了。”

    “爹,你是不是早想甩手了呀?”山芊启听了这话很不乐意。

    “枉费了我的苦心!李天照将来长命百岁那是最好,万一将来战死,以他敢打敢拼,又有斩杀南豆镇百战将的本事,势必会为你填不少功绩。没有这样的丈夫帮忙,我可以助你成为十战将,但想助你成为百战将,却几无可能。”

    “我知道爹用心良苦啦!”山芊启抱着父亲胳膊,撒娇着,笑容灿烂。

    千山城城长知道李天照几如白纸,村里出身,见识和环境影响所限,最是舍得为了功绩冒险拼命。

    城里修身殿出身的就不一样了,大多都惜命,追求的是安全获取的功绩,少有轻易压上性命冒险的。

    李天照如果长命百岁的话,当然最好;若是不幸战死,总也会拼杀不少功绩。

    李天照已是百战将,一旦配婚后,山芊启跟他的功绩差距太大,未来的功绩都会算在山芊启头上,直到夫妻二人的功绩平衡。

    因此他才果断撤销百山镇,让李天照能尽快摆脱困境,而对上面他的说法则是,上任百战将因为势单力薄,大地武王那边时有人越过山林过来袭击劫掠,以至于十八村的人被迫迁居走尽。

    而李天照接任后,一怒之下独身过去斩杀南豆镇百战将及在编战士二十余人,杀伤的更多,一举让大地武王那边的人不敢再来,只是原本迁居走了的村民却已经不再回来,因此百山镇被迫撤销。

    但这番上报的说辞,千山城城长却不会让李天照知道。

    百山镇的资料,文书本来就少,交接的那天,城长又派了人去帮忙。

    帮忙的战士暗暗羡慕,却又自叹命不好。

    李天照突然成了山芊启的配婚丈夫,虽然城长没说,但作为心腹当然猜到,根本就是城长挑选的结果。

    那战士想着跟随城长多年的诸多苦劳,又想到他跟李天照的地位差别,不由暗暗感慨:‘多少苦劳也比不上功劳啊!忠心耿耿,累死累活,也就混个不上不下,偶尔喝点肉汤。’

    收拾罢了,在回城的路上,那战士看李天照在马车货物上狭小的区域练步法和剑招,很是不解的问:“百战将今日还没有练过吗?”

    “闲时就练。”李天照当然知道,一般本事小成之后,每天练的时间就少了,因为辛苦多日也难有寸进,每天演练一两回,确保不生疏,战斗力也就不会下降。

    “百战将都进了城长家的门了,何必这么拼?”那战士觉得李天照太想不开。

    如果是他成了百战将,肯定得比现在更惜命,更别说是娶了城长的女儿,就更不可能再轻身犯险了,辛苦不就为了将来能舒服过活吗?

    “一日未入武王殿,一日不可松懈。”李天照跟那战士不同,他的目标是武王殿,不是在这里就可以停下来。

    “……百战长真是志向高远!”那战士嘴里恭维,心里却不以为然。他不是没见过年轻爱做梦,还喜欢把白日梦当理想的战士。

    在他看来,李天照很显然就处于这种阶段。

    但他当然不会说出来。

    只是,其实他即使说出来,李天照也不会在乎。

    因为,武王殿就是李天照的目标。

    千山城的配婚殿里,一个月一次的婚配宣誓有序进行,李天照和山芊启在三百多对男女中间。

    他们望着玄天武王的金像,齐声宣读着从此携手与共,不遗余力,齐心杀敌立功的誓言。

    配婚的男女中,一个年轻男人,眼现嫉妒之色,目光穿过人群,盯在山芊启和李天照的背上。

    这年轻男人身边的配婚对象发觉了,冷笑说:“别看了,看也跟你没关系。我们俩是门当户对,她却是你高攀不起。”

    年轻男人犹如被激怒的狮子,顿时对女人怒目而视,低声质问道:“我石天龙高攀不起她山芊启?”

    “城长一直防着你们石家,怎么可能把女儿嫁给你!实话告诉你,你我婚配的事情,还真不是我求家里的结果。城长明知我们两家难以信任彼此,又怕你扰山芊启的清净,故意把我们凑成一对,你不要以为是我愿意!从今以后你做好本份,我也尽好本份;你若生事,我就拆墙!”

    “哼!”石天龙一声冷哼,也不说好或不好。

    只是想到过去跟山芊启很是要好,他作为千山城修身殿的第一人,向来自傲,以为是可以跟山家联姻的,许多次他想把生米先做熟了,可山芊启却总是拒绝。

    现在,竟然要便宜一个山村出身的家伙?

    石天龙越想越气,觉得他俨然成了修身殿的笑话。

    “哼!我倒要看看,这个十九岁的百战将有什么厉害!”石天龙决心挽回颜面,也要狠狠羞辱山芊启。

    他配婚的妻子冷笑说:“好啊!要送死就快点,赶在花烛夜前我还不用失了清白,你死了我就能重新配婚了。”

    “你有什么清白可失!”石天龙不屑一顾,那女人就要反唇相讥,就听见配婚殿殿长说完话了,众人有序散去。

    走出配婚殿的时候,石天龙呼喊着山芊启的名字,追上了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