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全民学霸 > 第五十九章 我拿你当兄弟,你竟然……
    第五十九章 我拿你当兄弟,你竟然……

    刘飞从图书馆离开,走的适合感觉李德华的腿都在抖。

    震惊:某大厨博士放假期间与学生单独进入图书馆神秘地下室,离开时腿软扶墙。

    ……刘飞感觉好像把自己也黑了。

    看李大厨的模样老王头似乎不是一般人。

    不过不一般又怎样?还不是被烤串安排得明明白白的。

    刘飞先给老王头带了烤串,又分了三次将试卷搬到教室。

    本来是想直接送到安心的宿舍,但摸着依然酸痛的鼻子,刘飞还是没敢作死。

    给李南田打了个电话,木木正好在宿舍也没事,两人一商量干脆去找老鼠玩。

    夜色降临,整个杭师变成一片灯火海洋。

    大年初二,正是一年中最热闹的时候,街上舞狮,炸火花,套圈,打气球……各式各样的摊位到处都是。

    老鼠住在2区,是杭师有钱人最多的地方。

    两人挤了两个小时地铁,又在公交车上被一个身高一米六体重一百八,身上带着浓郁劣质香水味的阿姨狠狠地挤在角落里蹂躏一番,终于在快窒息而亡的时候成功逃了出来。

    刘飞憋得脸通红,这如花似玉的帅小伙差点长眠在阿姨的香水味之下。

    香水有毒!

    老鼠家是2区最有名的叠墅区。

    这年头寸土寸金,独栋别墅什么的就不用想了。

    大部分有钱人都选择购买这种叠墅。

    一栋楼,每三层复式为一户,下层有花园地下室,上层有屋顶花园,独门独院、独立扶梯、超大露台、私家庭院、多重花园,反正在空间许可的范围内,各种设施应有尽有。

    两世蜗居的刘飞和荒郊野外长大的李南田就跟两土鳖似得,瞅瞅东看看西,满是惊叹。

    刘飞感慨:“大丈夫就该如此。”

    李南田虽惊叹,但却不赞同:“奢华会消磨斗志。”

    刘飞瞥了一眼木木:“如果这种奢华消磨斗志我情愿斗志全无。”

    李南田没说话,您是学神,您说什么都对。

    老鼠家在上层,保姆打开门让两人进来,迎面便是一个进深很大的客厅。

    各类摆设讲究而精致,并不会让人觉得有暴发户的气息。

    这就有点尴尬了,刘飞本来还想整一句你虽然有钱,但你没老子有品位。

    现在看看,自己好像品位还不如别人。

    刘飞就喜欢富丽堂皇的感觉。

    “飞哥,你等我一分钟,马上打完!”楼上传来老鼠的声音。

    还没等刘飞说话,又见老鼠从二楼蹭蹭蹭跑下来,一脸见鬼的表情:“卧槽,卧槽,卧槽,飞哥你火了你知道吗?”

    刘飞跟李南田面面相觑。

    没这么快吧,昨天才发生的事情这么快就泄露出去,真有不怕死的拿人族血誓当小鱼干?

    “那啥,这都是小意思,你也不用太崇拜我。”刘飞努力想表达自己的不在乎,但嘴角的笑容却有越来越大的趋势。

    “小意思?两边人因为你都快骂翻天了。”

    刘飞嘴角一抽,还有人骂?要不要脸了!

    刘飞一把夺过手机,看到头条内容,傻眼了。

    “咖啡馆实录,某高中生原创歌曲‘同桌的你’,超出寻常的曲调和歌词,究竟是创新还是人性的堕落?”

    下面是一段刘飞唱歌的视频,视频效果不太好,而且视频主也对刘飞的隐私做了一定保护,拍摄都是侧面镜头。

    但因为这种信息跟学术无关,微博方面便没有做进一步马赛克保护,只要是熟人的话一眼就能认出刘飞来。

    恰好刚刚老鼠就在刷微博。

    一首很简单的歌,评价居然如此两极分化。

    喜欢的人说这首歌唱出了内心,唱出了青春,唱出了别人不敢唱的声音。

    也有人说这就是靡靡之音,在人族危及的今天即便是歌曲也应有教育意义,这种情长情短的软绵曲词,只会消磨人族的斗志。

    一开始两边还能平和交流,后来一个三流歌手转发了这个视频还表示唱这种歌的人毫无社会责任感,应该抓起来。

    很多‘自来水’不乐意了。

    你不喜欢就不喜欢,自己唱得像个屎还不许别人唱,简直是欠骂。

    这一骂不要紧,歌手的粉丝开始反击,歌手的朋友,词曲界的艺人相继发声,硬是形成了全网讨论的热烈话题。

    随着全网网友的对立,很快有好事者人肉出刘飞的个人信息,出于保护各大网站都将刘飞的名字,振华高中的名字予以屏蔽。

    不过刘飞的名字,仍然在私底下开始广泛传播。

    喜欢者,称他为歌曲新势力。

    不喜欢的,叫他歌坛搅屎棍,更有甚至直接挂上人族败类几个字。

    刘飞的微信响个不停。

    王恩章:“是你?”

    罗音:“飞哥哥你火啦!唱歌居然不带我玩。”

    苏妍:“正在发动同学控评。”

    刘蕊:“大飞,你被人骂得好惨,哈哈哈。”

    老妈:“死孩子,不好好学习你又作什么妖!你同桌不是强子?你给我说清楚!”

    强子:“飞哥我看错你了,我拿你当兄弟你居然想睡我!那啥,约不?”

    刘飞:“……”

    约你大爷!

    本来就是想坑点小狐狸的压岁钱,这算不算无妄之灾?

    老鼠一脸的感叹:“要不就说飞哥你是我们振华高中扛把子呢,学习渣得清新脱俗令人敬佩,连随便唱个歌也能搞出这么大的事情,兄弟们真是脸上有光啊。”

    刘飞一瞪眼:“有光你妹啊,看不见我都快被人骂出屎来了。赶紧让水军动起来啊!”

    老鼠苦笑:“您觉得这种级别的战斗,哥几个当水军有用没?”

    网上的评论明显呈现出一面倒的趋势,一边是喜欢歌曲的‘自来水’,另一边是拥有巨大影响力的词曲界团体,大部分都在一面倒地将同桌的你称为靡靡之音,亡国之曲。

    “飞哥,怎么办?”老鼠也没见过这种世面。

    刘飞冷笑,这个世界歌曲衰落到提都没人提的地步,这帮人就没个出来检讨的?

    他还不信唱歌就能唱到意志衰退,亡国亡族,你们当老子是商女呢。

    “老鼠,你们家有吉他没?”刘飞问。

    “有啊,还是高端货呢。”

    刘飞冷笑:“今天我就让他们听听什么是靡靡之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