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我是只害虫 > 第六章 悄悄地进村
    第六章 悄悄地进村

    可想法虽好,也不缺想要做事的决心,但黄翔只是只既弱小,又可怜,还无助的“小”水虿,咋才能成为像哥斯拉一样的超级生命?

    又不是凭空白日地想一想,就能家财万贯,成为内裤外穿的超人。

    俗话说“穷人靠变异,富人靠科技”,可黄翔连个变异的条件都没有。

    “我只能变态(蜻蜓属于不完全变态昆虫),不能变异,也靠不了科技。”

    黄翔爬伏在水中,在心里吐糟,见到哥斯拉后,燃烧起来的斗志激情,逐渐冷却,有志向决心是好事,但最终都要回归到现实中来。

    黄翔在努力回想他所知的哥斯拉资料,想从其中寻找能改变他命运的线索。

    “哥斯拉本身带着强烈的辐射,生活在其周围的生物会被哥斯拉影响,像电影里的海蟑螂,由于长期生活在哥斯拉身上,发生了变异,体型增大了几十倍(注:电影《哥斯拉:怪兽王复活》剧情)。如果我能生活在哥斯拉周围,会不会也发生变异?”

    “不行!”

    黄翔马上就否定了刚生出的这个想法。

    “一是要生活在哥斯拉身边,首先我要先找到哥斯拉,可我上哪儿去找?靠我这六只小短腿,能追上那两根擎天柱?

    二是找到了又如何,哥斯拉带有强辐射,辐射对生物有害,指不定我还没变异呢,就先被辐射给杀死了。”

    “这条路行不通,得想其他的办法。”

    “在哥斯拉系列电影中,哥斯拉的诞生有几种,其中有一种是海岛上的恐龙受核试验影响,变异而成,未来人带来的宠物也是在这个岛,代替恐龙接受核辐射后,变成了基多拉(注:电影《哥斯拉之魔龙复仇》剧情)。如果能找到这个岛屿,接受辐射……”

    “这个办法行不通。哥斯拉已经存在,说明那次核试验已经过了。”

    否定这个想法后,黄翔又苦想起来有啥机缘可以让自己获得。

    想了好会儿,黄翔两只虫眼突然一亮,“对了,那只人类细胞、哥斯拉细胞混合的植物(注:碧奥兰蒂,电影《哥斯拉之真假对决》)。如果能吃掉它,说不定可以让我进化。问题是,现在是哪一年?那株植物出现了吗?”

    来这两年,黄翔连现在是哪一年都不知道。

    黄翔的眼睛在水中转动,像在考虑什么,要知道是哪一年,最好的办法就是去人类那里寻找,可他这么大只虫子,一旦被人类发现,很可能是被打死的下场。

    “干,必须要知道是哪一年,还有这是哪儿,不就可能被人类发现吗?大不了被做成标本。”

    黄翔准备莽一波,去附近那个人类村子,寻找他想要的信息。

    ………………

    月明风清,皎洁月光铺撒大地,似水如波,随着夜风而动。

    静谧的村庄矗立月色之下,村中几棵老树随风摇曳身姿,在月光照耀里,投出一尊尊巨大的影。

    现已是深夜,凌晨两点多钟,正是人熟睡的时间。

    村子中,风吹动门窗的声音,稀落的几声猫呜狗叫,远处稻田传来的蛙鸣,混合在一起,成为整个村庄的伴眠曲。

    村子东头,几方鱼塘倒映着天空碧月,月光照于水面,随风起涟漪,塘中的明月随之晃荡,好似有只神秘之手在搅动天上明月。

    仔细倾听,轻轻的夜风声里,隐约有细微的响动从鱼塘东北角传来,循声望去,那里水面底下渐浮出了一个朦胧的黑影。

    从水面浮出的轮廓来看,黑影有半尺大,且身体细长,使人不禁思索,这难道是条鱼?

    渐渐地,黑影整个浮出了水面,不是鱼,是一只体型可称得上大的水虿,体色和眼睛黑绿,浑身沾满水痕,湿漉漉的,在月光下似泛着点点晶光。

    鱼塘离村子不远,就几百米的距离,但毕竟黄翔现在是一只虫,进入人类的村子,再怎么小心,也不为过。

    黄翔的视力不差,能看得老远,观察了好会儿,黄翔才选定一户人家的房子,悄悄朝其爬去。

    一边爬,一边仍在小心地观察,黄翔要注意的很多,首要要注意不是人,而是村中的猫狗。

    村子里的人现已入睡,对黄翔的威胁不高,可夜行的猫和机警的狗,这两种生物如果发现了他,黄翔可不觉得它们会对自己有多友好。

    为了防止被猫狗发现,黄翔特意在身体裹了身泥,以掩盖身上可能带着的气味。

    悄悄地进村,打枪的不要!

    黄翔沿着这户人家开着的窗户爬进了屋里,屋内的装潢是典型的东瀛风格,黄翔没啥心情关注这些,忙在屋子里找起来,他要找些自己能够看懂或者能得到有用信息的东西。

    其实没怎么找,黄翔便看到了一副日历,尽管上面的东瀛文字看不太懂,但阿拉伯数字还是认识的,今天是1996年7月23日。

    不,不一定是7月23日,这可能是昨天的日期。

    盯着那日历怔怔地看了许久,黄翔情绪变得失落,一对虫眼中闪过失望的光芒,因为他记得电影中那株植物出现的时间是在1996年之前,而那株植物,是黄翔所能想到的,唯一让他能摆脱这平凡一生的金手指。

    现在金手指断了。

    难道这一辈子只能做一只平凡的水虿?

    当人时是这样,成了虫还是这样。

    黄翔心中生出一股怨气,觉得命运对他着实有些不公。

    罢了,生活就是如此,多少豪情壮志,最终都败在现实面前。

    黄翔也不再多想了,准备回鱼塘中。

    “喵”

    这时,一声猫叫自窗外响起。

    有猫!

    就在窗外!

    这只猫发现我了!

    黄翔听到猫叫后,心里一惊,虽然打算做一只没有梦想的咸虫,但黄翔并不想把命给搭在这里,他连忙躲进屋中一个纸箱内。

    尽管他有十七厘米长,是一只大号水虿,但黄翔不觉得自己能正面刚过一只猫。

    龙游浅滩遭虾戏,虿落屋中被猫欺。

    黄翔才躲好,窗台那边传来猫跳进屋内的声音。

    这是一只成年花猫,它刚在村中夜行闲逛,偶然闻到这里有一股鱼腥味(黄翔由于常年吃鱼,呆在鱼塘里,自然带着鱼腥味,他用泥进行了遮盖,但没能完全遮盖),以为这里有鱼,才跑到了这。

    咦,那条鱼跑哪儿去了?

    还跟我玩躲猫猫了不是?

    不把你找出来,我就不叫喵小花。

    “喵”

    “喵”

    “喵”

    花猫摇摆着尾巴,在屋中转悠,依靠黄翔残留的气味,寻找那条“鱼”,猫的嗅觉比狗还灵敏,很快便找到了黄翔藏身的箱子。

    听到猫叫声越来越近,黄翔很紧张,被这猫找到,这猫不一定会吃他,但很可能会玩死他,幸亏这箱子里放着很多葡萄,黄翔藏进葡萄中,即使这猫找到了他,一时半会儿也把他弄不出来。

    猫的嗅觉果然不差,闻出了黄翔身上带着的鱼腥味,用爪子刨起了纸箱想要将黄翔捉出来。

    “そこにやって来る死んだ猫、眠っていない、騒々しい。(那里来的死猫,不睡觉,吵死人了。谷歌网页翻译的,看看就好。)”

    猫刨纸箱的声音惊醒了屋子的主人,一个身穿和服睡衣的男人气冲冲地拉开门,从卧室里出来,将花猫吓得连忙跳窗户逃走。

    男人见花猫逃跑,又咒骂了几句,边骂着,边走过去将窗户给关上,这才重新回去睡觉。

    等屋子恢复安静,过了好一会儿,确定没人没猫在后,黄翔才从箱子里爬出来,一出来有些懵,窗户被关上了,门也关着,这……我该怎么回鱼塘去?

    <span ss="read-author-name">旅行的土拨鼠说

    app上阅读满十分钟,有个投资,大佬们可以点一下支持本书。谢谢大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