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赝太子 > 第五十四章 抄家
    第五十四章 抄家

    临化县·胡府

    四月,春色已浓,县城中,行人脚步匆匆,人流稠密,能看到南北各地的商旅,集市上遍布着四方货物,种类繁盛。

    大魏对女子约束甚少,大郑虽严了点,尚有余风,此时节,良家女成群结队的相携出游,行动不避,而胡家父子相反,由乡下农庄回城,让车夫安顿牛,自往内院而去。

    “你最近勤奋读书,很好,这次你没能去府试,不必放在心上。”

    “俗话说得好,有钱能使鬼推磨,钱能通神,胡家光是田产,供你一个,就绰绰有余,只要你用心,明师肯定不缺。”

    “孩儿记住了,之前是孩儿想左了,这段时间慢慢想通了。”

    父子刚刚从城外农庄回来,看着大片农田,原本因无缘去参加府试的胡家大郎也跟着心情舒畅起来。

    就是附近有人考取了童生,可以去府城考秀才又如何?

    秀才举人可不比童生,难度拔高了数倍不止,就算有人运气好能过一次,还能次次都运气好?

    不知道为什么,原本对科举并不上心的胡家大郎,在堂妹跟二婶回到临化县,就忽然有了竞争之心。

    那一家子气派,明明是孤儿寡母,就因是官宦,比大房强出数倍!

    还有堂妹,官宦千金,气质、容貌、举止,真是天仙!

    若是未来的娘子,能有堂妹一半,他做梦都能笑醒了,跟堂妹一比,几个出身富农的表妹,简直就成了地里的污泥。

    可这样的官宦千金,哪是一个普通读书人能娶到手?正爹爹所说,以后想结一门好姻亲,起码要考取举人才成。

    对堂妹的过度在意,每每意识到,都会让胡家大郎感到一丝羞耻,不敢往深了去想。

    倒是胡大爷,对此不太介意,或者说,相信自己儿子。

    他对弟媳孤儿寡母拥有的财富跟人脉垂涎不已,但又畏惧于弟媳娘家势力,只能委婉提点儿子:“对了,你堂妹与你是至亲,你叔母也是长辈,不比我这样需要避嫌的大伯,起码兄妹之间,没那么多事。”

    “再说,你毕竟是男丁,你二叔只留下你堂妹一条血脉,无有子嗣,将来你堂妹嫁人,你总要挑起为她依仗的担子!”

    就差明说,你多跟她们走动走动,将来好接手那笔绝户财,以及叔母娘家的人脉了。

    因着胡大爷还没有目光短浅到只盯着财产,所以才这样提点,盼望儿子能走当年弟弟的路,改换门庭。

    按他蠢婆娘的想法,只想着吞下绝户财,那完全不用多花心思,侄女出嫁,弟媳一死,财产还不是归了自己?

    这可不是胡大爷愿意看到。

    再有财,不到举人,就只是地主,只有家中有人中举,方能称一句乡绅,若有人为官,就是官宦人家了,这区别可大了去。

    官场上的人脉十分珍贵,千金难买,得了人脉,推举了出身,才是人财尽得。

    胡大郎略一思索,就明白了父亲的意思,这正中下怀,有了父亲叮嘱,娘再说什么,也好搪塞,应着:“孩儿记住了。”

    二人说话间,就已定下了徐徐图之的计策。

    这时,迎面走来一个小厮,见父子在说话,就远远叫:“老爷,有客来访!”

    胡大爷不禁一怔,这时哪来的客,天都快黑了,走来口中说:“是谁?”

    说着,人已向客厅去了。

    客厅处,已经点了蜡烛上了茶,曹易颜的神色,在明亮的灯光下,显的沉郁,却是在想心思。

    “何人坏了我的计划?”

    沈诚虽不是自己弟子,只是收拢的心腹,但的确是委以重任,寄予希望。

    临化县挨着蟠龙河,附近有残余的龙脉,虽龙脉已衰,但操作得当,可以获得大益!

    曹易颜不是为了自己才绞杀前朝余孽,而是奉了上意。

    本来大郑也不是容纳不了前朝余孽,问题是大魏国祚484年,远超300年,声威也沉甸甸,不少人还心念前朝。

    有这土壤,就有祸乱的基础,所以不得不一一清理。

    但为了免除青史上的恶名,以及你作初一,我作十五,这种清算不波及普通前朝余孽,而是尚有余荫的人。

    曹易颜对沈诚的工作,有很大期望。

    现在得知,沈诚突被杀?

    要知道,为拔高沈诚修为,让其作临化县附近“活阵眼”,可是投入颇多。

    越想越怒,伴随肉疼,曹易颜表情有点狰狞,念了数遍,才将暴怒压下,随后排出了铜钱。

    铜钱不落,在半空中旋转,几息才啪落在了桌上。

    曹易颜看,冷笑出声:“好大胆!”

    这卦象,直指向狐!

    不用再细算,沈诚作活阵眼,无法离开临化县,杀死沈诚,与临化县的胡家脱离不了关系。

    结合龙宫变故,这胡家简直是胆大包天!

    才想着,门开了,胡大爷带着儿子过来,说着:“这、这位道长到访,胡某真是蓬荜生辉啊,不知您……”

    正要询问来意,曹易颜已冷冷问:“胡英光?”

    “正、正是。”胡英光心下觉得有些不对,这道长,看起来可不是访客,难道是来寻仇?

    可胡家不过是寻常大户,普通地主,有些店铺农田也不太多,哪里就能惹来仇敌了?

    除非……难道是二弟方面来的?

    本就不蠢,胡英光此时已想明白了关系,正要再说话,看到曹易颜探手入怀,取出了差票。

    “你听着,巡检司差票,大盗刘七供称,曾在你家隐藏,你敢窝藏江洋大盗,巡检大怒,既令即锁拿候审。”

    这一击,雷霆之怒,胡英光顿时吓懵了,膝盖一软就跪了下去:“冤枉,小民冤枉啊!”

    这跪下一求饶,原形顿时毕露,曹易颜冷哼一声,沉声:“果有着一股狐骚味——有冤枉,到大堂上申诉。”

    “来人,统统拿下!”就算是曹易颜,也不能轻易捕人杀人,但现在证据确定,虽面前的这些人是人,可已与胡家结缘,享受了好处,在他看来,已属于狐族附庸。

    也许沈诚没有被杀前,他可能只当看不到,但此时沈诚被杀,大事崩了一角,胸中恶气难消,这些主人、仆人,男丁、女眷、幼童,都是孽障!

    随着一声呼喊,五个真正的巡检司官差扑入,手持拷链铁尺,整个宅地里的人尖叫起来。

    “现在想逃,晚了,我在这里,能逃哪里去?”曹易颜根本不看这些人,目光盯在一处,冷冷的说着,身形一闪,消失在这连着的胡家两府之中。

    “轰”一声,惊雷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