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光头虎的超武末世 > 第一章:魔君之路,初始
    第一章:魔君之路,初始

    漫漫无尽,如山石如白骨之物积垒成岛,间隙处有黑红腥河翻滚滔滔。

    有胡杨鬼槐之树千姿万态,它们扭曲虬结着生长,在这昏暗世界与骨河砂砾的映照衬托之下,就像一头头等待着活人血肉滋养的妖魔,仅仅只是注视,就令人感到一股发自心底深处的阴寒感。

    “啊……我这是在哪里?”

    “冥婆婆……那疯婆子。这可是顶级武功拳谱啊,说不要,就不要了,疯子,疯子!”低声暗骂了几句,石应虎拍了脑袋让自己清醒一些,然后将手中的僵书拳拳谱收入怀里。

    在这个过程中,石应虎发现自己胸膛上的剑创,已经被包扎处理过了,并且伤口处有清凉感,很明显被敷过上好的疗伤药。

    “是那小姑娘做的吧?可是我现在在哪里啊?”站立起来,舒展身形筋骨,石应虎扫视之间就知道自己所处的地方不是善地,只是,也没什么好抱怨的了,遇到那恍若传说中鬼怪一般的幽冥婆婆,能够活下来就已经是邀天之幸了。

    于四面八方的山石当中,隐隐有红纹与幽蓝色的鬼火漂浮放光。

    石应虎在确定自己状态尚可之后,他开始观察并探索这里,远方,不时有嘶吼、惨叫、咆哮声传来,无不极尽凄厉恐怖,险恶无限。

    注视着四周的环境,看着那骨石间滔滔流淌的腥红河水,石应虎心底里莫名得生出一个念头:我该不会是已经挂了,这里是地狱吧?

    “我平生虽短,但却也是满手血腥,若是死后坠落地狱,倒也没什么可抱怨的。”略一紧握拳头,骨节啪啪作响,炽烈真气与暗劲流淌,在知觉上提醒着石应虎,自己还活着的这一事实。

    一边行走,一边却又无法确定自己应不应该在这种陌生环境下发出呼喊,石应虎为了给自己找点事情做,尝试着打开神武系统,神武系统应手打开了,这让石应虎下意识得松了一口气。

    “无论到了哪里,总归你还陪着我。”

    然而这份庆幸自心中刚刚升起,神武系统就弹出一条讯息:

    “检测到宿主正处于能量辐射区域内,启动大型连环任务,目前为初始第一步:选择,魔君之路。”

    “任务奖励:已知武功直接选择权限:

    1、三皇炮捶

    2、天山折梅手

    3、青城内壮神勇硬气功

    4、华山碎玉拳

    5、铁砂掌

    6、白猿通背拳

    7、盘根错节十八斧

    8、八步赶蝉

    9、华山剑法

    10、抽髓掌

    11、实战太极拳

    12、全真教初级内功心法

    13、武当派初级内功心法

    14、八卦刀法

    15、横练铁布衫

    注:您的直接选择,将会导致大型连环任务的未来进程发生变化,可消耗1000点源能量点数,获得更多的相关信息。”

    “喂喂,我这还没干什么呢,怎么就混到魔君之路了?”

    神武系统就是一应激载体,它本身并没有任何自我灵智,因此石应虎的问题它也根本无法回答。

    而石应虎身上的系统源能量一共也才5216点,这是在死亡城镇时刷丧尸刷出来的,紧接着就是接连的数场武斗比赛,修炼的时间并不多,因此源能量剩下的就相对较多。

    反正暂时没什么头绪,因此关闭了系统。

    就这样行走着,终于,石应虎来到了一片较大较为辽阔的河流处,自高处向下俯览,石应虎看到一名灰袍男子正在河边蹲伏处理着什么。

    “总算是见到人烟了。”自语一句,快步赶过去,然而越是离近石应虎的步伐却越是慢了起来。

    一个人形,野兽头毛茸茸的生物,正在河边拿石刀切割着一具一丝不挂的尸身,它一边切割一边撕咬吞食着:黄色的皮、白色的脂肪、红色的肉。

    “呕……”隐隐有些恶心反胃感,石应虎在这一刻有些理解神武系统为什么会给自己开启一条“魔君之路”的连环任务了,在这样一个世界,在这样一种环境下,想当好人?

    好人,是需要相当高的物质条件,才能做得成的。茹毛饮血,想当个人都很难。

    因为恐惧混杂着恶心,脚步一重,那毛茸茸得兽头怪物发现石应虎了,它紧握着石刀蓦然抬起头,本来是护食姿态混杂着恐惧的,然而当看到白白嫩嫩的石应虎与他脸上的畏惧之情时,这兽头怪物的恐惧陡然就化为了无尽的凶恶!

    黔驴技穷,但若是黔驴没在一开始就表现出足够的声势,恐怕第一天就被老虎吃掉了。

    “吼!”

    伴随着犹如野兽般的嘶吼声,那个兽头怪物向石应虎冲来,很难说它到底是人还是兽,毛发毫无修理,然而手足动作俱是人类,并且身上还带着明显的武功痕迹。

    但如果是人,他刚刚在做什么?

    “胆气一弱,武功自废一半,呼。”调整心灵,轻轻吐气,但同时石应虎顺着自己刚刚的恐慌畏惧以八卦步飞跃后退,若是遇到变异兽吃人,石应虎只会愤怒,但刚刚过来时他是将对方也当成是人类的,在心理上可谓是被打了个措手不及。

    八卦形意拳配套的八卦步并没有真气运行法门,因此真气利用率极低,石应虎虽然一直也在琢磨研究着,但限于武学修养见识还不足,因此一直以来的进展很缓慢。

    可,这也要看跟谁比,至少跟眼前这位比,石应虎的轻功堪称精妙玄奥,暗劲配合着八卦步本身就有着不弱于寻常二阶武者的爆发力了,更何况还有养生诀气功的弱加成效果。

    双方身影交错变幻间,石应虎身形蹬、蹬、蹬、蹬、蹬、蹬、蹬、蹬八步侧移避退开,距离上并没有移出去多远,但却成功避过了兽头男子最强劲力的凶恶扑击,把自己移到对方臂外侧最难发力处,而自身反而处在最易发力的那个点上。

    若是没领悟道家至柔至坚的道理,石应虎哪怕在心生恐惧之下也只有强镇心神,施展拳法掌刀去强行迎架对方的攻势,对方手上有石刀,心意气势上更占据上风,这样哪怕石应虎的武功是高过对方的,在交手过程中也是很危险的。

    被对方反杀砍倒并非是没有可能,武功是武功,临场发挥是临场发挥,武道阶位则是真气量积累乃至于一个人实战实力长期的体现,并非是某一场的体现。

    然而领悟了道家至柔至坚的道理,石应虎就可以顺着自己恐惧的心意连退八步,反而借着心意恐惧把八卦步法催发到了自身目前能够达到的极致。

    八步当中,心态调和转刚,在最适合自身发力的最优势位置上,石应虎一记五虎掌刀催发出手,劈斩向对方。

    就像普通人恐惧之后就会生出羞怒耻辱助涨气力一样,石应虎借着心意本能的这种起伏与变化,将自己的武功威力发挥到了能够发挥的最极致境界。

    说来缓慢,其实这扑、避、反攻的变化就在一瞬间就完成了,那名兽头男子的肘关节上部分被石应虎暗劲真气双重爆发的手刀劈了个正中,咔嚓一下间就断折了。

    正常人类或者生物、手臂被硬生生斩断必然会有一个痛苦的过程,然而石应虎眼前这位半点反应都欠奉,势头一转继续向石应虎合身扑抱,右手臂断折,石刀都握不住了,然而它张着嘴往石应虎咽喉上扑咬,依旧是一击毙命的杀技打法。

    “魔门武功!?”

    脑子里冒出这样一个念头,石应虎脚下发力身形疾退,左手探出拉住那兽头男的大把头发,也不顾肮脏顺着他的力道势头往自己身前拖拽,数步之后兽头男子的重心完全失衡了,被石应虎顺着他自己力量砸在骨石岩上,顿时间鲜血流淌。

    可即便是这样,这名兽头男子依然挣扎了一会,想要爬起来继续攻击。

    “果然是魔门武功:痛觉屏蔽。”石应虎科班出身,寻常猎人、武者看得云里雾里的现象,他看两眼就能大概明白是怎么回事。

    寻常猎人、武者看到眼前这一幕只会觉得魔门中人果然嗜血如狂,悍不畏死,甚至于隐隐间产生一些畏惧,但石应虎拥有这方面的知识,却很清楚根本就不是那么一回事。

    魔门武功喜走捷径,以金刚境为例,正常的练法是真气与肉身气机交感,在真气量积蓄到相当的程度、并调和到一定程度后,真气渗透入肉身当中易筋洗髓进行洗练,最后金刚不坏,刀枪不入。

    想要做到这种程度,强三阶修为是打底的,并且即便达到了基础条件,绝大部分人也难以做到。

    而魔门高手,一二阶时他们就能做到了,以各种密法洗练肌体,然后再封闭住痛觉神经:搞定,在一二阶时拥有金刚境部分特征。

    没有痛觉,出手时当然就更加狠辣凌厉,哪怕武功不如人,被擒拿了,硬生生折断自己的肢体顺势反打,魔门高手做得出来,多少正道武者就这样被阴死得不明不白。

    石应虎当年读高中时候,听老师讲过一两个这方面的例子,印象非常深刻,因此此时此刻很快就辨认出来了。

    ………………

    “我好像明白了,这里是地狱鬼府的……三途河!”

    生死之界,三途冥河。

    进者则生,退者则死。

    在邪魔九道之一的地狱鬼府而言,眼前的三途冥河就是新人试炼之地,通过试炼者生,通不过的则永沦冥河。

    “食物获取艰难,试炼者彼此杀戮永无归途,这样的环境下,就算是我又能坚守人性多久?难怪,难怪叫作魔君之路啊。”肚子咕噜咕噜得响起来,武人肠胃宽大食量惊人,尤其是石应虎历经连场战斗,体能消耗也很巨大。

    然而身边脚下倒是有两坨子肉,这恐怕也是“三途河”中最容易得到的食物了。但看了看,石应虎一时间觉得自己下不去牙。

    三途河中,试炼者彼此厮杀,因此需要保持足够的体能,吃不到肉,哪来的体能?

    坚持不吃人肉,体能下降被其它试炼者杀戮吃掉,而一旦开始吃人肉,也就完成了地狱鬼府三途河试炼的第一步了。

    在那个重伤的兽头男子身上,唯一有点价值的就是那柄打磨锋利的石刀了,石应虎取过来后擦了擦,然后他把刀别自己腰间,兽头男这个时候并没有断气,但在三途河这种环境下受了这种重伤……

    “咕噜、咕噜”腹部鸣响着,石应虎深吸一口气,运转养生诀镇压饥饿感,然后继续前行。

    无论怎么样,都要找到走出去的路径。

    白骨石地面,并没有常规意义上的路,腥红或者黑色的三途河水不时会漫溢成洪流冲垮骨石,好在,这里的冥河水似乎并没有传说中腐朽灵魂的效果,里面的浮尸挺多,但鬼怪总是没有的。

    一具具基本上被扒得干净的尸体浮动在河水中,饿激的时候,捞过来一具就可以尝一尝人血肉的滋味儿。

    在石应虎涉水穿过一处被黑红色河水溢过的两岛之间时,哗啦一声,四面水中突然涌出十数头活化丧尸。

    它们绿着眼睛凝视着石应虎,而石应虎也同样绿着眼睛凝视着它们,或者说,凝视着一头活化丧尸身上衣服与背上的包裹。

    没被扒干净,这说明身上可能有吃的。

    “一定要有点吃的,一定要有点吃的啊。”事实上,石应虎距离自己上一顿饭还不到二十四个小时的间隔,但是他已经饿得眼睛冒绿光了,胃液在空旷的肠胃当中灼烧着,若真饿到了极致,石应虎不确定自己会干出什么事情来。

    事实上,石应虎心里很清楚地狱鬼府进行三途河试炼的意义,恐怕,整个三途河乃至于主持控制着三途河试炼的鬼府中层,都没有石应虎理解得清楚,因为他们仅仅只是在机械执行着不死冥帝的指令而已,其中蕴含着的智慧,他们难以领悟,似乎也并不需要领悟。

    三途河:洗涤人性,令其再非世间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