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大王令我来巡山 > 第三十四章 五娘,接下来,就是见证奇迹的时刻……
    第三十四章 五娘,接下来,就是见证奇迹的时刻……

    半个时辰后,当林宁将最后一根银针取下后,额头上再次布满了汗珠。

    田五娘经脉破损的有些严重,好在二人同修一门功法,真气属同源,所以他才可以用自身真气,缓缓滋养五娘之经脉。

    这种做法的好处就是见效快,若让田五娘自己慢慢修补,不是三五个月就能见效的。

    缺点则是对医者的负荷太大……

    田五娘自然能感受到这一切,清冷的凤眸又融化了些。

    尽管当初林小宁对她恶劣之极,更多次羞辱谩骂她。

    但是……

    宁氏对她的疼爱,让她对林小宁视若亲弟,格外有包容心。

    如今见浪子回头,她怎能不心喜?

    只是,这几年的磨难,已经让她忘了如何去笑,如何去高兴……

    “歇一歇罢。”

    虽身子上也布满了细密的汗珠,五娘还是穿上了素衣,然后去为林宁斟了盏清水。

    林宁一饮而尽后,叮嘱道:“近来不要练功,最好也不要动手。”

    田五娘闻言,微微蹙起眉头道:“明日要与血刀门谈判,若谈不拢,多半要动手。”

    林宁闻言眨了眨眼,问道:“你们在哪谈判?”

    田五娘道:“就在一线天。”

    林宁闻言笑道:“你是不是傻?在青云寨的地盘谈判,还用你动手?一线天两边山口都在青云寨的掌握中,安排弓弩手上去设伏,再命一队人在前后堆些木柴草团和火油,谈得拢就谈,谈不拢就剿灭他们!”

    见田五娘蹙起眉头,眼神不似很认同,林宁读懂其意,无语道:“兵不厌诈,为了胜利,不用全用绿林的规矩,他们先前设计青云的时候,想过绿林手段没有?不止他们,射日门、金钟堡他们也一样的。”

    田五娘闻言,眉心缓缓舒展,眸光若有所思。

    不过随即,目光又落在林宁身上……

    “怎么了?”

    林宁被她看的有些不自在,试探问道:“是不是我看了你的身子,你要看回来?”

    饶是以田五娘的心境,都忍不住凤眸瞪了他一眼,不过也没多说什么,而是走到屋角一处箱奁前,打开后从底部取出一个卷轴来,又回身递给林宁,看着他轻声道:“我总不能信你随便练练,就能练到一流高手。三叔给你《箭经》,你一晚上就比他的箭术还高明。安郎中教你岐黄术,你也是一夜成才……这是伯娘给我的《七星剑法》,位列高品。论起来,比《乾坤劲》还高明些。你看看,能不能一天练出名堂来?”

    这是田五娘说过最多话的一次,看着她凤眸中的波动,林宁心里有些歉意。

    毕竟任谁活见鬼后,都不会平静。

    尤其是为了习武,田五娘付出了太多的代价。

    林宁接过卷轴后,犹豫了下,道:“不用了吧?”

    田五娘静静看着林宁,目光隐隐疑惑。

    林宁干咳了声,道:“倒不是我学不会,我怕打击你……”

    田五娘抽了抽嘴角,挤出一个字来:“学!”

    女王天生霸气,林宁竟不愿坏其气势,哼哼了声,道:“学就学,被打击哭了可别找我的肩膀依靠……”

    在田五娘细咬贝齿中,林宁展开了卷轴,是一副长画。

    画上有图有字,图为剑势,字为剑诀。

    看起来……

    完全不懂。

    田五娘凤眸一直瞧着林宁,只是见他浏览完卷轴毫无所觉的模样,心中不由有些失望。

    《七星剑法》,非剑心通明者不能学。

    然而学成后,威力惊人。

    田五娘犹记得当初她帮宁氏收拾房间,无意中打开这幅图时,那惊人的景象。

    在她眼中,那哪里还是画,分明就是夜空中悬浮的北斗七星。

    一人持剑,于七星剑起舞……

    宁氏这才判定,田五娘为天生剑心通明者,将剑轴相赠。

    而她之所以能以打开九十处生死大穴之功,与打开百处生死大穴的血刀门门主严克拼成平手。

    除却因为天诛神剑乃不世神兵外,也由于《七星剑法》之威,原在血刀之上。

    要是林宁连《七星剑法》都能一朝学成,那田五娘就真的相信他所言,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了。

    可现在看来……

    他似毫无所得。

    “嘿嘿!”

    正当她失望之时,却听林宁一笑后道:“我真学了,学了后,你别受打击。”

    田五娘淡淡道:“你若学成,我唯有高兴。这剑法,原是伯娘所有。”

    林宁笑道:“她那么喜欢你,送给你了就是你的了……罢,既然你苦苦相求,我勉为其难学了就是。”

    又见田五娘面色淡然,他哈哈笑道:“你不信是不是?你会后悔的!”

    说罢,缓缓闭上了眼,心中却念了声:

    天道。

    其眼前登时出现了一个半透明面板:

    林宁:lv 6(0/320)

    功德值:22

    力量:100 敏捷:60 智力:30 魅力:10

    技能栏:

    乾坤劲:融会贯通(0/3500)

    百草经(上半部,融合外科知识):融会贯通(0/3000),

    箭经(残卷):融会贯通(0/1600)

    发现高品剑术《七星剑法》,是否学习?所需功德点10,当前功德点:22.

    林宁自然选择了“是”。

    随即,一阵阵剑法感悟涌向心头,右手内外六经有内劲真气云动。

    再看技能栏,已是多了一行:

    七星剑法:初窥门径(0/25)

    果然比《乾坤劲》所需更多,《乾坤劲》入门不过8点功德值。

    可惜,所余12点功德值,不够将剑法升级到小有所成。

    不过,也足够了。

    他缓缓睁开眼,眸光锋利,看着对面的田五娘,轻轻吐出口气来,道:“这剑法比乾坤劲和箭经都难得多,我只略有所得……嘿,你别不信,五娘,接下来,就是见证奇迹的时刻……”

    田五娘其实已经看出来林宁的些许改变,但仍旧难以相信,林宁真看得懂并学会了《七星剑法》,他显然不是剑心通明之人。

    没有多言,她身形一闪,随即复回,手中已是多了把长剑,递向林宁。

    林宁哑然失笑,这时才能看得出田五娘作为一个小女生的执着。

    他也没多说话,接过长剑拔剑出鞘后,轻轻吸了口气,然后就在这闺房内,将二十一式七星剑法一一施展而出。

    尽管境界看起来不过初入门,远不及她自己,但落在田五娘眼里,却如同神迹!

    怎么可能……

    他居然……真的做到了!!

    看着那道挥剑起跃纵横的身影,田五娘心神大震!

    这世间,竟有如此天眷之人!

    这等高品剑法,只看了一遍,就能到这个地步……

    怎会如此……

    不过,虽惊骇之极,田五娘心中却没有嫉妒,只是想到,若是恩师和伯娘仍在,他们该多高兴啊……

    他们一直都为独子不成器而心痛……

    思及心中两位至亲,田五娘心情激荡之下,不禁凤眸微红。

    “喂,我说了不要学了,你非要我学。这会儿又被打击的要哭,是不是不讲道理啊?”

    林宁练完一套七星剑法,回头见田五娘这般模样,不由好笑道。

    田五娘收敛心神,眼眸明亮的看着林宁,一字一句道:“你若努力些,可成为天下第一高手。”隐隐期盼。

    林宁心想若是真能轻易获得功德值,他倒不介意成为天下第一高手。可他却不想为了成为天下第一高手,就如同猎犬一般四处奔波寻求功德点。

    故而面上做高人状,哂然道:“这就是读书与不读书的区别。纵成为天下第一高手,又能如何?不过靠霸道凌人,难得大道。我辈读书人,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平生所求何事?

    当为天地立心,当为生民立命,当为往圣继绝学,当为万世,开太平!

    所谓武功,不过小道尔,非我所愿也。”

    田五娘怔怔的看着林宁,目光震撼。

    过了良久,就在林宁以为自己演砸了时,便听她轻声问道:“小宁,你想坐江山?”

    林宁闻言哈哈一笑,摇头道:“不了,这一世,我不想那么累了……”

    见田五娘微微蹙眉,他忙又笑道:“不过若有机会,你可以坐江山,我辅助你嘛,一样可以实现大抱负。”

    田五娘凤眸微微张大,看着林宁道:“若有江山,你让与我?”

    林宁奇怪道:“现在你不就是山寨之主么?”

    田五娘:“……”

    山寨和江山还是有区别的吧?

    不过再一想,两人谈论的话题实在有些荒唐,让外人听了去,非笑掉大牙不可……

    言归正传,田五娘轻轻一叹,道:“怪道你说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我等风雪苦练十数载,不及你随手一翻,当初我入门剑法,也用了近月光阴……”

    林宁及时开解道:“并非每个读书人都能这般,就像你习武一样,三叔他们练了几十年,不及你练上几年。我可能情况更特殊些,但百万人中大概也无二例。所以,并不能说明什么。再者,我这么厉害,不也是山寨一份子?”

    田五娘微微颔首,凤眸看着林宁,道:“你不必说这些,我并不会多想。你有你的路,我有我的路。”

    林宁呵呵笑着,将剑法卷轴重新卷好,放回田五娘手中,道:“其实也正好,我好文不好武,你好武不好文,刚好互补,合一起就是文武双全。以前我年幼不知事欺负过你,现在不是也得用心伺候你弥补过失?一饮一啄,皆是天定。不过……”

    听他语气转折,田五娘眉尖轻挑,面色比之先前已是生动许多。

    林宁干咳了声,商议道:“大事呢,自然由你来做主。可是小事呢……譬如在外面的时候,得多给我留些体面……”

    田五娘闻言,面色微微古怪的看着林宁,微沙的声音轻声道:“就像昨日,你在药庐训斥我那般?”

    林宁忙道:“不算训斥,绝不算训斥,只是关心你!这……不过分吧?那,可不可以?”

    看他手忙脚乱一本正经的分辩,田五娘眼眸中竟闪过一抹笑意,虽一纵即逝,但真的是笑意。

    她淡淡的看了林宁一眼后,目光转向窗外,眺望远山,稍许之后,方缓缓颔首,道了声:

    “可。”

    ……

    ps:感谢“雨落清风烟影如画”“贝爷很寂寞”“优秀烨”“漂泊的胖子”“轻狂小松鼠”“沉默的宇爷”“cells?ta?r”“静守星月”“深谷白羽”“枫雪乱”等书友的打赏。